第五章 第一个小弟

有些人是见过鲁忌的,站起来嘲笑道:“原来是鲁班后人哪,听说您上次去投军,连军营都没挨着就给轰出来了。”周围的人跟着哄堂大笑起来。

鲁忌看了一眼掌柜那边,悻悻地坐了下去,气鼓鼓地,酒也不喝了。

屈平对鲁忌有些另眼相看了,这个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估计六十公斤的汉子竟然能喊出这样的口号,他拍了拍鲁忌肩膀,说:“说说看,送上门去的炮灰他们怎么会不要?”

鲁忌怒气尤未消,狠狠地说:“六个月前,刘知县受宗泽将军之命招兵,竟然每人还要征收十两银子的马革税!”

“马革税,跟当兵打仗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就是马革裹尸税,本县就我一个去应征,我哪有十两银子,所以本县没有一个应召入伍的人。后来宗将军问起,他们就强行将牢犯送去交差了事。”

屈平气道:“古有木兰替父从军,今也有各地义军揭竿而起响应朝廷共御外敌,这刘知县平日里鱼肉百姓也就罢了,战时还要发这种国难财,简直该杀!”屈平本是军人,现在遇到有人以征兵的幌子横征暴敛,哪能平息怒火,“难道没有王法了吗,没人治得了他了!?”

鲁忌低声说:“他在朝中有王法保护!”

原来如此!

这些事情说来气愤,屈平转移话题道:“他们说你是鲁班后人?”www.gzdjzs.com 非凡小说网

鲁忌脸上泛起一股荣光,挺着胸正色道:“没错,先祖正是春秋鲁国的鲁班大师,我父亲与祖父还在仁宗皇帝时帮助修撰了《武经总要》。”

屈平研究过《武经总要》这本书,它是北宋官修中国第一部规模宏大的军事综合著作,书中大量记载了古代武器的制作与使用。如果鲁忌是他的后人并且熟知《武经总要》,那么对自己可能是一大助力。他问:“那你对这本书知道多少?”

鲁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:“我看公子仪表堂堂相貌岸然,紫薇星入体,将来不成大器,前途不可限量,在下实不相瞒,除了这本书,我肚子里还有家传绝学《鲁班秘传》。”

屈平才不信他一派胡言,紫薇星,紫薇星那可是要当皇帝的,被人听到传到有心人耳中,可是要惹来杀身之祸。“不过,鲁班好像并不姓鲁吧,那你为何姓鲁?”

“本姓公输,后面慢慢演变就成了姓鲁了。家父后遭奸人迫害,我侥幸逃脱,如今只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。不得已,才在街上干起这等营生。”

屈平奇怪道:“你有这等手艺,到哪应该都是一个香饽饽吧。”

“家父临终层再三告诫,吾家手艺用在房屋家具上那是大材小用,如果能遇到明主,那可是保家卫国的肱股奇能。”鲁忌再一次露出了骄傲与雄心。

屈平说:“宗泽、李纲、岳飞、韩世忠等,各个是守土卫国的能臣,也不会报国无门。”

鲁忌突然拜道:“五年前,有个邋遢老道给我算命,说在今天我会遇到一个骑白马的英武高个儿小生,能改变我的命运,成全往日荣光!我本不信,哪知今天真的遇到这么一个你!”他从怀里掏出一份羊皮纸,说,“您看,每年我都在上面记着日子呢。”

屈平在心里暗骂了玄尘子一顿,不是说在那里等了我十年吗,看来也不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呢。屈平拉起鲁忌说:“算命的瞎说你也信,我一个人形单影只,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做轰轰烈烈大事的。”

鲁忌听他这样说,心道先生肯定是不信,想着便又要拜倒。屈平赶忙将他拉住,说:“好了好了,别拜了,我不兴这个。反正我也是初来匝道,多一个朋友也好,哪天你遇到真正的明主了再走也不迟。我叫屈平,字抑之,幸会,以后我们兄弟互相照顾了!”

鲁忌喜道:“大哥在上,受小弟一拜。”不过算起来,鲁忌还要大上几岁。

屈平连忙阻止了他,说我们今日以酒为媒,以月为证,没有月亮那就以日为证,今日结为异性兄弟,也学那桃园结义,撸起袖子干出一番事业!

一顿饭吃出一个兄弟,大家都十分开心。由于鲁忌孑然一身,屈平叫他回住处收拾了细软,晚上就过来一起住店,加深了解,加深感情。鲁忌哪有不从。

屈平和鲁忌接连住了三日,每天都在县城里瞎转,也没有见到那个白面的公子哥赵构,说起来谁也没见过他长什么样。也没有见到刘知县和他的干儿子,不知道这些人每天都在家里干什么,难道在烤火,随便弄点烧烤,日子过得挺滋润的。

“大哥,我们每天在等的那个赵构是皇帝的弟弟康王吗?”鲁忌问。

“不确定啊,我师傅也没说,估计长得跟白切鸡似的,不做事不用晒太阳。”屈平说。经过这几天的互相了解,鲁忌已经单方面确定那个叫自己等屈平的老道就是屈平的师傅,这更加坚定了他追随屈平的信念。

二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信步而行,突然一阵突突的马蹄声由远而近,两旁行人纷纷必然唯恐躲之不及。

鲁忌把屈平拉到路边,见三匹骏马一前二后呈品字形驰来,马上的汉子哈哈大笑,身后是一架锁得紧紧的轿子,在后面分列着十名带刀护卫奋力奔跑着。到了人多的地方,就有护卫轮番大声喊道:“我家楼主新获一名花魁,邀请各位今晚共赏!”

屈平望着这一群人风风火火地呼啸而过,鲁忌一旁解释道:“楼主就是聚仙楼的主人刘褒,这花魁肯定又是他从哪里强掳而来的美丽女子,今晚好多大小官员和有钱的商人都会去一睹芳容,有幸者还能一亲芳泽。”

屈平说:“今晚我们也去。”

鲁忌心想你不会吃错药了吧:“我们哪有钱去凑这热闹?”

“看热闹总不要钱吧,哈哈。”

酉时还没到,聚仙楼的来客已接踵而至,有钱有势的都径直上了三楼,没什么钱的、又爱热闹的便三三俩俩的凑在一楼的酒桌,就算见不到,能听到点乐子也是不错的,茶余饭后少不了多些谈资,要是万一瞅见花魁,那可要烧高香了。

屈平和鲁忌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从二楼的廿五号房出来,朝三楼奔去。住了二三天,除了听见莺莺燕燕的弹唱声,还没机会一睹楼上年轻姑娘们的美貌呢。这些姑娘都是刘褒四处搜来的绝色女子,经过一段时间的风尘熏陶,不是黑的也是黑的了。就算是一些刚烈的女子,为了活下去,免不了在男儿面前卖艺又卖笑。

“干什么的!”三楼楼梯口,两名看门的喝道。

屈平拿出门派晃了晃,便带着鲁忌进去了。今天聚仙楼有规定,今天之前就在这住店的客人可以免费进去观赏,以示对照顾本店生意顾客的嘉奖。有些人想今天混进店去,谁知空房不只没有了,价格比平日里也要贵得要死,只能自己掏二十两大银。当然,一些特邀的达官们是当然不需要门票的,因为每次的花魁都是为了吸引达官显贵商贾们,这也是沟通桥梁联络感情的一种方法。

不知今天的花魁是怎样的绝色佳人,又是否有着什么神秘的背景。

三楼的正中首先进入视野的是一道四米宽的红毯,直通尽头,约莫二十米长,两边是一排排的红木太师椅与小茶桌相隔放置,红毯尽头是六米宽、十米宽的舞台,今天的焦点将在这里出现。现在,舞台上是妖娆的艺妓跳着舞蹈,奉命取悦着台下的客人们。姿色稍逊的,便在下面伺候人们,手贱的客人不忘免费揩油。

屈平二人来的稍晚,身份也低,只有坐在最远的地方,还好找了座位不至于站着。二人百无聊赖地看着场里形形色色的人物,鲁忌不时地介绍他叫得出名号的人给屈平熟悉。大厅里吵吵闹闹,比菜市场倒是秩序好些,二人又喝了近半壶茶,突然“哐”的一声锣响,舞女们纷纷退立两旁,场馆里短时静了下来。

推荐阅读:

苏北辰 篮坛大师 亮剑:二道贩子的抗日 掌控雷罚 崩坏:从黄金庭院开始加入聊天群 篮坛狂锋之天才在左 我真没想当月老啊 穿进无限后,我从反派成了救世主 皇家玄学小奶团,八个哥哥排队宠 随身携带技能抽奖系统 钻石契约:冷帝的暖床私宠 开局就末世无敌 娱乐:成名后,我的恋情被曝光了 桃运鉴宝 伏黑家的纯爱战神 孤,大商九皇子,开局即无敌 官道权术:下派后问鼎仕途巅峰! 明末超级帝国 联盟之影子教练 Re染血的骑士道 曳天风云 超级妖精农场 京华天娇 精灵:王冠之重 我成了全能法师 风云之熊霸天下 笑傲穹苍 听说大佬是个渣 上班摸鱼摆烂,豪车美女你全收? 我懒得修炼 外挂不用就会死 官途鸿运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